遠游

[先秦] 屈原
悲時俗之迫阨兮,愿輕舉而遠游。
質菲薄而無因兮,焉托乘而上浮?
遭沈濁而污穢兮,獨郁結其誰語!
夜耿耿而不寐兮,魂營營而至曙。
惟天地之無窮兮,哀人生之長勤,
往者余弗及兮,來者吾不聞,
步徙倚而遙思兮,怊惝恍而乖懷。
意荒忽而流蕩兮,心愁凄而增悲。
神倏忽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留。
內惟省以端操兮,還應正氣之所由。
漠虛靜以恬愉兮,澹無為而自得。
聞赤松之清塵兮,愿承風乎遺則。
貴真人之休德兮,美往世之登仙,
與化去而不風兮,名聲著而日延。
奇傅說之托辰星兮,羨韓眾之得一。
形履亂越遠兮,離人群而遁逸。
因氣變而遂曾舉兮,忽神奔而鬼怪。
時仿佛以遙見兮,精皎皎以往來。
超氛埃而淑郵兮,終不反其故都。
免眾患而不懼兮,世莫知其所如。
恐天時之代序兮,耀靈曄而西征。
微霜降而下淪兮,悼芳草之先零。
聊仿佯而逍遙兮,永歷年而無成。
誰可與玩斯遺芳兮?長向風而舒情。
高陽邈以遠兮,余將焉所程?
重曰:春秋忽其不淹兮,奚久留此故居。
軒轅不可攀援兮,吾將從王喬而娛戲。
餐六氣而飲沆瀣兮,漱正陽而含朝霞。
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氣入而粗穢除。
順凱風以從游兮,至南巢而一息。
見王子而宿之兮,審一氣之和德。
曰:“道可受兮,不可傳;
其小無內兮,其大夫垠;
毋滑而魂兮,彼將自然;
一氣孔神兮,于中夜存;
虛以待之存,無以為先;
庶類以成兮,此德之門。”
聞至貴而遂徂兮,忽乎吾將行。
仍羽人于丹丘,留不死之舊鄉。
朝濯發于湯谷兮,夕晞余身兮九陽。
吸飛泉之微液兮,懷琬琰之華英。
玉色頩以脕顏兮,精醇粹而始壯。
質銷鑠以汋約兮,神要眇以淫放。
嘉南州之炎德兮,麗桂樹之冬榮;
山蕭條而無獸兮,野寂漠其無人。
載營魄而登霞兮,掩浮云而上征。
命天閽其開關兮,排閶闔而望予。
如豐隆使先導兮,問太微之所居。
集重陽入帝宮兮,造旬始而觀清都。
朝發軔于太儀兮,夕始臨乎于微閭。
屯余車之萬乘兮,紛容與而并馳。
駕八龍之婉婉兮,載云旗之逶蛇。
建雄虹之采旄兮,五色雜而炫耀。
服偃蹇以低昂兮,驂連蜷以驕驁。
騎膠葛以雜亂兮,斑漫衍而方行。
撰余轡而正策兮,吾將過乎句芒。
歷太皓以右轉兮,前飛廉以啟路。
陽杲杲其未光兮,凌天地以徑度。
風伯為作先驅兮,氛埃辟而清涼。
鳳凰翼其承旗兮,遇蓐收乎西皇。
攬慧星以為旍兮,舉斗柄以為麾。
叛陸離其上下兮,游驚霧之流波。
時暖曃其曭莽兮,召玄武而奔屬。
后文昌使掌行兮,選署眾神以并轂。
路漫漫其修遠兮,徐弭節而高厲。
左雨師使徑侍兮,右雷公以為衛。
欲度世以忘歸兮,意姿睢以擔撟。
內欣欣而自美兮,聊愉娛以淫樂。
涉青云以泛濫游兮,忽臨睨夫舊鄉。
仆夫懷余心悲兮,邊馬顧而不行。
思舊故以想象兮,長太息而掩涕。
泛容與而遐舉兮,聊抑志而自弭。
指炎神而直馳兮,吾將往乎南疑。
覽方外之荒忽兮,沛[氵罔]瀁而自浮。
祝融戒而蹕御兮,騰告鸞鳥迎宓妃。
張《咸池》奏《承云》兮,二女御《九韶》歌。
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馮夷。
玄螭蟲象并出進兮,形蟉虬而逶蛇。
雌蜺便娟以增撓兮,鸞鳥軒翥而翔飛。
音樂博衍無終極兮,焉及逝以徘徊。
舒并節以馳騖兮,逴絕垠乎寒門。
軼迅風天清源兮,從顓瑣乎增冰。
歷玄冥以邪徑兮,乘間維以反顧。
召黔贏而見之兮,為余先乎平路。
經營四方兮,周流六漠。
上至列缺兮,降望大壑。
下崢嶸而無地兮,上寥廓而無天。
視倏忽而無見兮,聽惝恍而無聞。
超無為以至清兮,與泰初而為鄰。
作品賞析
有感世俗扼殺人的自由,
真想飛翔起來遠處周游。
性質微薄又沒有依靠,
以什么為寄托乘著它上浮?
周圍是污濁黑暗的氣氛,
獨自苦悶向誰去傾訴?
漫長的黑夜里不能安眠,
守著一縷孤魂直至破曙。

聯想天地的無窮無盡,
哀嘆人生的坎坷苦辛。
過去的事我沒能趕上,
未來的事我難以知聞。
徘徊不定思緒遙遠,
惆悵失意心氣不順。
神志恍惚如水波激蕩,
心中愁苦而悲哀愈增。
忽然間魂靈飛散不返,
只留下枯槁的肉體身形。
自我反省以堅持操守,
尋求天地正氣從何而生。
清虛寧靜中自有愉悅,
淡泊無為悠然自得是真。

聽說赤松子清高絕俗,
愿繼承遺風學其行事。
看重養真之人的美德,
羨慕古人能升仙超越生死。
形體雖然物化消失不見,
名聲卻顯耀而長存后世。
傅說騎星升天多么神奇,
韓眾服藥成仙令人羨慕不已。
身形肅穆地漸漸遠去,
離開人群而超邁高逸。
循著氣的變化層層高飛,
把鬼神也驚得奔走詫異。
朦朧中似乎遠遠可見,
神靈光芒閃爍往來任意。
超越塵埃修善超過先祖,
再也不會返回故國鄉里。
擺脫眾多患難無所畏懼,
世人都不知他們的蹤跡。

擔心歲月流逝季節交替,
輝煌的太陽也已向西下行。
薄薄的秋霜下降大地,
可憐那芳草最先凋零。
姑且漫步游蕩逍遙一番,
長久地一年年事業無成。
誰能與我賞玩殘留的芳草?
早晨對著清風放松心情。
高陽帝的時代十分遙遠,
我怎么效法他高潔的品行?

再說道:
春去秋來光陰不停留,
何必久久地留在故鄉?
軒轅黃帝既然不能高攀
我將跟著王子喬嬉娛游賞。
吞食六精之氣而啜飲清露,
漱著正陽之氣含著朝霞之光。
保持精神心靈清明澄澈,
將精氣吸入將濁氣掃蕩。
跟隨和暢的南風出游,
休息在南方神鳥的巢穴之旁。
見了王子喬就在那兒留宿。
詢一元之氣純和之德之詳。

王子喬說:
“道可以從內心感受,
不可以口耳相傳。
說它小則無處不可容納,
說它大則大到無邊無沿。
不攪亂你的神魂,
它就自然而然地出現。
這一元之氣非常神奇,
半夜寂靜之時方才可感。
要以虛靜之心來對待它,
不要萬事只想著自己占先。
各類東西都是這樣生成,
這就是得道的門檻。”

聽罷至理名言便想遠去,
忽然間我就出發前行。
隨著飛仙升到丹丘仙境,
在神仙的不死之鄉息停。
早晨在湯谷洗洗頭發,
傍晚讓九陽曬干我的全身。
吮吸飛泉的美液,
懷抱良玉的精英。
潔白的臉龐光澤滋潤,
體魄健壯精力充盈。
形體消瘦才能見出柔美,
神氣幽遠自然擺脫拘謹。
贊賞南方炎熱氣候的功德,
美麗的桂樹冬天也吐芳馨。
山林蕭條沒有野獸,
原野蒼茫不見人影。
三魂六魄飄上彩霞,
覆蓋浮云向上飛升。
命令天宮的看門人開門,
他推開大門朝我把眼瞪。
召來雷神豐隆命他做向導,
探問太微宮位置的遠近。
積集九重陽氣進入帝宮,
探訪旬始星參觀清都天庭。

早上從太儀殿駕車出發,
傍晚到達醫巫閭山邊。
萬輛馬車屯聚一起,
浩浩蕩蕩齊馳飛前。
駕車的八條龍蜿蜒游動,
車上的云旗逶迤首尾相連。
豎起插著旄頭的霓虹之旗,
五色斑斕紛雜照耀明艷。
駕車的馬匹宛轉起伏不定,
兩邊的馬匹曲蹄奔馳矯健。
車馬交錯縱橫雜亂,
隊列綿綿不絕并行不偏。
抓緊我的韁繩放正馬鞭,
我將拜見東方木神一面。
經過了東帝太皞再向右轉,
讓風伯飛廉在前開路打探。
燦爛的太陽還沒有升起放光,
就在天地之上橫越飛遷。
風伯為我作隊伍的先驅,
掃蕩塵埃迎來清涼一片。
鳳凰張彩翼支承云旗,
在西帝那兒與金神蓐收遇見。
摘下彗星充當小旗搖曳,
舉起北斗之柄作大旗舒卷。
五色繽紛斑斕上下浮泛,
在云海驚濤中漫游流連。
時已昏暗四周朦朦朧朧,
召來北方玄武七星奔走串聯。
讓文昌六星在后掌管隨從,
挑選眾神和我并駕向前。
路程迢迢多么漫長,
按鞭緩緩地馳向高天。
雨師相伴隨侍在左方,
雷公保駕扈從在右邊。
要超越世俗忘卻歸去,
意態欣然自得騰飛翩翩。
內心欣悅自感美好,
聊以自娛求得快樂安恬。
跨青云漫游四面八方,
忽然俯瞰到故鄉的田原。
仆人們懷念啊我心中悲痛,
馬匹也回顧不進充滿眷戀。
想念故鄉的父老兄弟,
不禁長嘆一聲擦拭淚眼。
從容泛游而逍遙遠去,
暫且抑制情感自解自寬。
指著南方火神徑直馳去,
我要去南方的勝地九嶷山。

觀覽世外之地的茫昧幽暗,
仿佛在大海中獨自浮行。
火神祝融勸我調轉車頭,
又告訴青鸞神鳥將宓妃遠迎。
張設"咸池"之樂演奏"承云"之曲,
娥皇女英二女唱出"九韶"歌聲。
讓湘水之神也來鼓瑟,
令海神與河伯合舞助興。
無角黑龍與水怪一起出沒,
體形屈曲宛轉延伸。
彩虹輕盈優美層層環繞,
青鸞神鳥在高處翱翔不停。
音樂旋律舒展沒有終止,
我于是遠去徘徊巡行。
放下馬鞭讓車隊盡情奔馳,
到天邊走向北極的寒門。
乘著疾風抵達八風之府清源,
追隨北帝顓頊在厚厚冰層。
通過北方水神的曲徑,
在天地兩維之間回望一陣。
召呼造化之神前來見面,
為我先行把道路鋪平。
已經歷過四面荒涼之地,
也遨游了八方廣漠之境。
向上到達閃電之至高,
向下俯瞰大壑之至深。
下界茫茫似沒有大地,
上方空空似沒有高天。
匆匆忙忙什么也看不見,
恍恍惚惚什么也聽不清。
超越無為清靜的境界,
我和天地元氣結伴為鄰。
1.迫阨:困阻災難。
2.焉托乘:以什么作為寄托、乘載的工具。
3.煢(qiong2窮)煢:孤獨之貌。
4.怊惝怳(chao1 chang3 huang3超敞恍):惆悵失意。乖懷:心愿違背,心氣不順。
5.儵忽:同"倏忽",一會兒。
6.端操:端正操守。
7.赤松:赤松子,古之仙人,傳說神農時為雨師。
8.休德:美德。
9.化去:指仙去。
10.傅說(yue4悅):殷高宗武丁的宰相,傳說他死后,精魂乘星上天。
11.韓眾:即韓終,春秋齊人,為王采藥,王不肯服,于是他自己服下成仙。
12.浸:漸。
13.曾:同"層"。
14.淑尤:王逸《楚辭章句》:"淑,善也;尤,過也;言行道修善過先祖也。"
15.如:往。
16.耀靈:太陽。曄(ye4夜):光耀。
17.仿(pang2彷)佯:同"彷徉",即彷徨、徜徉。
18.高陽:高陽氏之帝,即顓頊。
19.程:效法。
20.淹:滯留。
21.軒轅:即黃帝,姓公孫。名軒轅。
22.王喬:即王子喬,傳說中得道成仙者,據說他是周靈王之子,故以王子為稱,也叫王子晉。
23.六氣:據道家之說,世上有天地四時六種精氣,修煉者服食之即能成仙。沆瀣(hang4 xie4):露水。
24.正陽:六氣中夏時之氣。
25.凱風:南風。
26.內(na4納):同"納",容納。
27.滑:紊亂。
28.孔:很。
29.庶類:眾類萬物。
30.羽人:羽化升天的仙人。丹丘:仙境之地。
31.湯(yang2陽)谷:同"旸谷",日出之處。
32.九陽:古時傳說,旸谷有扶桑樹,上有一個太陽,下有九個太陽,十個太陽輪流值班一天。
33.頩(ping1乒):貌美。脕(wan4萬)顏:滋潤顏面。
34.汋約:同"綽約",柔美。
35.淫放:指灑脫不受拘束。
36.天閽(hun1昏):天宮的看門人。
37.閶闔:天門。
38.豐隆:雷神,一說云神。
39.大(tai4太)微:即"太微",天帝的南宮。
40.旬始:星宿名。清都:天宮之名。
41.發軔(ren4刃):發車。太儀:天上的太儀殿。
42.微閭:醫巫閭山,古人認為神仙所居。
43.服:中間兩匹駕車的馬。偃蹇:宛轉之貌。
44.連蜷(quan2權):指馬身馬蹄彎曲之狀。
45.膠葛:糾葛,交錯雜亂。
46.斑:同"班",隊列。曼衍:綿綿不絕。
47.句(gou1勾)芒:東方木神之名。
48.太皓:同"太皞",東方上帝之名。
49.飛廉:風伯之名。
50.旂(qi2旗):畫龍系銅鈴的旗。
51.蓐(ru4入)收:金神之名,為西方上帝少昊之子。西皇:即少昊。
52.旍(jing1精):旗幟。
53.曖曃(ai dai4愛代):昏暗不明。曭(tang3倘)莽:幽暗迷濛。
54.玄武:二十八宿中北方七宿的總稱,為龜蛇合體之象。
55.弭(mi3米)節:按節緩行。
56.擔撟(jiao3矯):飛升。婾:同"偷"。
57.睨(ni4膩):斜視。
58.自弭:自我寬解,自我安慰。
59.南疑:南方的九嶷山。
60.罔象:猶云汪洋。
61.祝融:火神之名。衡:車轅頭上的橫木。還衡,回車.
62.宓(fu2伏)妃:伏羲氏之女,洛水女神。
63.《咸池》、《承云》:都是黃帝所作的樂曲名。
64.二女:舜帝的兩位妃子娥皇、女英,她們是堯帝的女兒。《九韶》:舜帝命咸黑所作的樂曲。
65.海若:海神。馮(ping2憑)夷:河神河伯。
66.蟲象:水怪。
67.蟉(liu2流)虬:屈曲盤繞貌。
68.便(pian2駢)娟:輕盈美好貌。增撓:層繞。增,通"層";撓,通"繞"。
69.軒翥:高飛。
70.博衍:舒展綿延。
71.逴(chuo4綽):遠。絕垠:指天邊。寒門:北極之山.
72.清源:傳說中八風之府。
73.顓頊(zhuan1 xu1專須):北方上帝之名。
74.玄冥:北方水神。
75.黔瀛:"瀛"一作"羸",即黔雷,造化之神。
76.列缺:閃電。
77.崢嶸:此謂深遠之貌。
78.泰初:天地萬物的元氣。

【賞析】
  《遠游》一篇,東漢王逸《楚辭章句》以為“屈原之所作也”,題解云:“屈原履方直之行,不容于世。上為讒佞所譖毀,下為俗人所困極,章皇山澤,無所告訴。乃深惟元一,修執恬漠。思欲濟世,則意中憤然,文采鋪發,遂敘妙思,托配仙人,與俱游戲,周歷天地,無所不到。然猶懷念楚國,思慕舊故,忠信之篤,仁義之厚也。是以君子珍重其志,而瑋其辭焉。”其后歷代學者對本篇作者為屈原均無異議,直到近代,始有人表示懷疑。今文經學家廖平首先發難,其《楚辭講義》云:“《遠游篇》之與《大人賦》,如出一手,大同小異。”現代學者,陸侃如早年所著《屈原》、游國恩早年所著《楚辭概論》,都認為《遠游》非屈原所作(游氏晚年觀點有所改變),郭沫若《屈原賦今譯》、劉永濟《屈賦通箋》也持同樣的觀點。而姜亮夫《屈原賦校注》、陳子展《楚辭直解》等則堅決認為《遠游》為屈原所作。歸納起來,說《遠游》非屈原所作,大致有三點理由:第一是結構、詞句與西漢司馬相如的《大人賦》有很多相同;第二是其中充滿神仙真人思想;第三是詞句多襲《離騷》、《九章》。但姜亮夫《屈原賦校注》、陳子展《楚辭直解》都認為《遠游》結構語句與《大人賦》多相同之處,只能說明《大人賦》抄襲《遠游》;描寫神仙真人與屈原所處的楚文化氛圍吻合,而神仙真人思想也僅是本篇的外殼而不是主旨所在;一人先后之作,中有因襲,自古而然,不足為奇。他們的觀點,應該說是可以成立的。今人更有著專文“從文風、修辭、語法、韻律等幾方面客觀而科學地列出一些事實。以證明《遠游》的作者只能是屈原而決非別人”(姜昆武、徐漢樹《<遠游>真偽辨》,載《楚辭研究論文選》)。《遠游》為屈原所作,似乎應該成為定論,正如姜亮夫所說,“從整個屈子作品綜合論之,《遠游》一篇正是不能缺少的篇章”,“《遠游》是垂老將死的《離騷》”(上一文姜亮夫引言)。

  詩人與當時楚國政壇矛盾極深,而對那個嫉賢忌能、迫害忠良的朝廷,他唯一的辦法是離去。對一個熱愛國家的大臣,離開郢都去周游四方,并不是愉快的。所以,欲離不離,欲去還留的心態,使他的情緒寄托——詩歌,呈現一種徘徊猶疑、反覆凄迷的美。不過,《遠游》一詩所描寫的遠游,并不是詩人的現實行為,而更多的是想像活動。因為是想像活動,詩人就把遠游定位在天上,在神道怪異之間,在云光霞影里。眾多的天上神祗,成了詩人的游伴。古人認為,天堂是真純高雅的,所以,遠游的夢想,也是神奇脫俗的。不過,最后詩人還是不得不回到人間,回到苦難黑暗的世俗社會。對世俗社會卑污的譴責,對高雅純真世界的追求,也在遠游的虛構中表露出來了。

  全詩按思想感情的脈絡,可以分成九段。

  第一段是總起,交代遠游的原因。基調是開頭兩句:“悲時俗之迫阨兮,愿輕舉而遠游。”對惡濁朝廷的迫害充滿悲憤,只得去遠游了。到哪里遠游呢?“托乘而上浮”,去的是天上,是人們所崇仰的神仙世界。

  第二段寫遠游者的心境,反覆吟詠“心愁悽而增悲”、“求正氣之所由”,定下全詩感情基調:悲憤的追求和堅定的信念。到四方遠游的寧靜環境,和詩人關懷現實的熱烈內心,形成一對矛盾,從而引導下文詩人情緒的多變反覆。

  第三段提出一系列的仙人:赤松子、傅說、韓眾等,作為追慕的對象,“貴真人之休德兮,美往世之登仙”。不過,詩人內心仍然隱隱作痛:他忘卻不了故鄉,忘卻不了世俗社會。難道得道升天、騰云駕霧,就可以躲避小人們的迫害嗎?詩人無法回答。詩人的懷疑,實際上是自己對遠游復雜的心理表述。

  第四段詩人的思緒又回到世俗社會,想到善良忠誠而遭朝廷迫害的情形,感到高陽帝時代清明的政治不會再出現,只好認真規劃自己遠游的行程了。第四段與第三段在內涵上相對。第三段寫上天游玩卻懷念人間,第四段寫人間受苦就向往上天遨游。天上人間,始終成為詩人心靈的兩極,時左時右,使情緒瀾翻不已。

  第五段是對三、四段情緒的決斷。一開頭有“重曰”二字,先重重地下斷語:“春秋忽其不淹兮,奚久留此故居?軒轅不可攀援兮,吾將從王喬而娛戲。”世俗社會不能再留戀了,還是去飛天遨游吧!向南、向南,先向南方游覽。詩人決斷去遠游,又定下方向,至此,才是遠游從思想落實到行動。那么,詩人向誰請教遠游的道理呢?第一位遠游導師,便是王子喬。定了信念,請教仙人,遠游便確定無疑了。

  第六段是仙人王子喬的話。詩人把仙人的話,用富有節奏的文字記錄下來,實質上是通過王子喬的話,表達自己對遠游的體會:既然現世已無有道賢君,那么,上天悟道就是成仙立德了。古人說,人生三項不朽的事業是立德、立言、立功,立德是最重要的。既然在人間不能再立德,成仙修行便是最佳道路了。王子喬的話,詩人的領悟,都集中在做一個有道德的人這一點上,可見詩人仍未忘情于世:人間的道德規范永遠深烙在他心中。

  第七段寫詩人遠游的第一站:上天宮參觀。上天之前,詩人吸取天之精氣,神旺體健,然后乘云上天,進入天宮之門,游覽清都等天帝的宮殿。古時說天帝宮殿在天的中央,詩人升天后先到天中央,作為出發的基點,可見在他心靈深處,仍然有一個天帝,那是人間君王在天界的投影。隱約之間,我們感到屈原離開楚國都城遠游,心中時刻忘不了人間的君王。

  第八段,寫詩人遠游的第二站:游覽天上的東方與西方。先是游東方。詩人出游的隊伍不是三兩什役,而是一大隊龍神衛護,八龍駕車,風伯、雨師、雷公做侍衛,真是威風八面、氣勢威嚴。拜會過東方太皓天帝和西方金神蓐收之后,詩人有點飄飄然了,享受到得道成仙的樂趣。但是,從高空下視。瞥見故鄉,心中不禁隱隱作痛。該怎么辦呢?決定再向南游,希望找到舜帝一訴衷腸。這一段寫出游隊伍的龐大神奇,既有大膽熱烈的想像,又有豐富具體的鋪陳,使出游的行列成為神仙世界的展覽,渲染出成仙得道的快樂氣氛。

  第九段是全詩的結束,又可分兩個層決。第一層寫游覽南方和北方,拜會南方之神祝融和北方之神顓頊,都深受教益。游南方北方的描寫,比游東方西方簡單一些,因為同樣一支隊伍,不必重復描述。只是突出了南方的鸞迎宓妃、湘靈鼓瑟,以及北方的冰積寒冷。第二層概括游覽東西南北四方天空大地,感悟到人間應該有一個新的世界,那便是超越儒家的教化,使人與天地元氣相一致,天、地、人和諧共處。這樣,即使不離開人間遠游,也能感受到生命的快樂了。

  《遠游》一詩,寫的是想像中的天上遠游,表達的是現實人間的理想追求。詩中出現了大量的神仙怪異之物,先后有太皓、西皇、顓頊等四方上帝。有雷神豐隆、木神句芒、風神飛廉、金神蓐收、火神祝融、洛神宓妃、湘水之神湘靈、海神海若、河神馮夷、水神玄冥、造化之神黔瀛等各類正神,有玄武星、文昌星等星官,有赤松子、傅說、韓眾、王喬等仙人,有八龍、鳳凰、鸞鳥、玄螭、蟲象等神話動物,有湯谷、閶闔、太微、旬始、清都、太儀、微閭、寒門、清源等神話地名,迷離惝怳,令人目不暇接,心馳神搖。這正是戰國時代民間傳說與原始宗教交叉的產物,反映出楚文化富于想像的特色,顯示了詩人吸取民間文藝素材進行詩歌創作的藝術視野,和操縱開合運用自如的創作能力。這位偉大的詩人的詩歌為我們保存了大量的古代神話素材,成為后代文學藝術創作的重要借鑒依據。 (陳銘)
相關詩詞
1
[先秦]
屈原

《天問》

曰:遂古之初,誰傳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展開全文
冥昭瞢闇,誰能極之?
馮翼惟像,何以識之?
明明闇闇,惟時何為?
陰陽三合,何本何化?
圜則九重,孰營度之?
惟茲何功,孰初作之?
斡維焉系,天極焉加?
八柱何當,東南何虧?
九天之際,安放安屬?
隅隈多有,誰知其數?
天何所沓?十二焉分?
日月安屬?列星安陳?
出自湯谷,次于蒙氾。
自明及晦,所行幾里?
夜光何德,死則又育?
厥利維何,而顧菟在腹?
女歧無合,夫焉取九子?
伯強何處?惠氣安在?
何闔而晦?何開而明?
角宿未旦,曜靈安藏?
不任汩鴻,師何以尚之?
僉曰“何憂”,何不課而行之?
鴟龜曳銜,鯀何聽焉?
順欲成功,帝何刑焉?
永遏在羽山,夫何三年不施?
伯禹愎鯀,夫何以變化?
纂就前緒,遂成考功。
何續初繼業,而厥謀不同?
洪泉極深,何以窴之?
地方九則,何以墳之?
河海應龍?何盡何歷?
鯀何所營?禹何所成?
康回馮怒,墜何故以東南傾?
九州安錯?川谷何洿?
東流不溢,孰知其故?
東西南北,其修孰多?
南北順墮,其衍幾何?
昆侖縣圃,其尻安在?
增城九重,其高幾里?
四方之門,其誰從焉?
西北辟啟,何氣通焉?
日安不到?燭龍何照?
羲和之未揚,若華何光?
何所冬暖?何所夏寒?
焉有石林?何獸能言?
焉有虬龍、負熊以游?
雄虺九首,鯈忽焉在?
何所不死?長人何守?
靡蓱九衢,枲華安居?
靈蛇吞象,厥大何如?
黑水、玄趾,三危安在?
延年不死,壽何所止?
鯪魚何所?鬿堆焉處?
羿焉彃日?烏焉解羽?
禹之力獻功,降省下土四方。
焉得彼嵞山女,而通之於臺桑?
閔妃匹合,厥身是繼。
胡為嗜不同味,而快朝飽?
啟代益作后,卒然離蠥。
何啟惟憂,而能拘是達?
皆歸射鞠,而無害厥躬。
何后益作革,而禹播降?
啟棘賓商,《九辨》、《九歌》。
何勤子屠母,而死分竟地?
帝降夷羿,革孽夏民。
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嬪?
馮珧利決,封豨是射。
何獻蒸肉之膏,而后帝不若?
浞娶純狐,眩妻爰謀。
何羿之射革,而交吞揆之?
阻窮西征,巖何越焉?
化為黃熊,巫何活焉?
咸播秬黍,莆雚是營。
何由并投,而鯀疾修盈?
白蜺嬰茀,胡為此堂?
安得夫良藥,不能固臧?
天式從橫,陽離爰死。
大鳥何鳴,夫焉喪厥體?
蓱號起雨,何以興之?
撰體脅鹿,何以膺之?
鼇戴山抃,何以安之?
釋舟陵行,何之遷之?
惟澆在戶,何求于嫂?
何少康逐犬,而顛隕厥首?
女歧縫裳,而館同爰止。
何顛易厥首,而親以逢殆?
湯謀易旅,何以厚之?
覆舟斟尋,何道取之?
桀伐蒙山,何所得焉?
妹嬉何肆,湯何殛焉?
舜閔在家,父何以鱞?
堯不姚告,二女何親?
厥萌在初,何所意焉?
璜臺十成,誰所極焉?
登立為帝,孰道尚之?
女媧有體,孰制匠之?
舜服厥弟,終然為害。
何肆犬豕,而厥身不危敗?
吳獲迄古,南岳是止。
孰期去斯,得兩男子?
緣鵠飾玉,后帝是饗。
何承謀夏桀,終以滅喪?
帝乃降觀,下逢伊摯。
何條放致罰,而黎服大說?
簡狄在臺,嚳何宜?
玄鳥致貽,女何喜,
該秉季德,厥父是臧。
胡終弊于有扈,牧夫牛羊?
干協時舞,何以懷之?
平脅曼膚,何以肥之?
有扈牧豎,云何而逢?
擊床先出,其命何從?
恆秉季德,焉得夫樸牛?
何往營班祿,不但還來?
昏微遵跡,有狄不寧。
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
眩弟并淫,危害厥兄。
何變化以作詐,而後嗣逢長?
成湯東巡,有莘爰極。
何乞彼小臣,而吉妃是得?
水濱之木,得彼小子。
夫何惡之,媵有莘之婦?
湯出重泉,夫何罪尤?
不勝心伐帝,夫誰使挑之?
會晁爭盟,何踐吾期?
蒼鳥群飛,孰使萃之?
列擊紂躬,叔旦不嘉。
何親揆發,何周之命以咨嗟?
授殷天下,其位安施?
反成乃亡,其罪伊何?
爭遣伐器,何以行之?
并驅擊翼,何以將之?
昭后成游,南土爰底。
厥利惟何,逢彼白雉?
穆王巧挴,夫何周流?
環理天下,夫何索求?
妖夫曳衒,何號于市?
周幽誰誅?焉得夫褒姒?
天命反側,何罰何佑?
齊桓九會,卒然身殺。
彼王紂之躬,孰使亂惑?
何惡輔弼,讒諂是服?
比干何逆,而抑沉之?
雷開何順,而賜封之?
何圣人之一德,卒其異方:
梅伯受醢,箕子詳狂?
稷維元子,帝何竺之?
投之於冰上,鳥何燠之?
何馮弓挾矢,殊能將之?
既驚帝切激,何逢長之?
伯昌號衰,秉鞭作牧。
何令徹彼岐社,命有殷國?
遷藏就岐,何能依?
殷有惑婦,何所譏?
受賜茲醢,西伯上告。
何親就上帝罰,殷之命以不救?
師望在肆,昌何識?
鼓刀揚聲,后何喜?
武發殺殷,何所悒?
載尸集戰,何所急?
伯林雉經,維其何故?
何感天抑墜,夫誰畏懼?
皇天集命,惟何戒之?
受禮天下,又使至代之?
初湯臣摯,後茲承輔。
何卒官湯,尊食宗緒?
勛闔、夢生,少離散亡。
何壯武歷,能流厥嚴?
彭鏗斟雉,帝何饗?
受壽永多,夫何久長?
中央共牧,后何怒?
蜂蛾微命,力何固?
驚女采薇,鹿何祐?
北至回水,萃何喜?
兄有噬犬,弟何欲?
易之以百兩,卒無祿?
薄暮雷電,歸何憂?
厥嚴不奉,帝何求?
伏匿穴處,爰何云?
荊勛作師,夫何長?
悟過改更,我又何言?
吳光爭國,久余是勝。
何環穿自閭社丘陵,爰出子文?
吾告堵敖以不長。
何試上自予,忠名彌彰?
收起
頂部
黃大仙精準大全正版資料 股票推荐可靠吗